《畫骨神醫》 小說介紹

畫骨神醫資源作品風格搞笑,構思大膽,腦洞清奇,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,作者宛陵生脫離套路,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,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!誠摯 推薦,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。 白天,銀河市的鏡湖公園內。一位年輕人,正坐在一隻小馬紮上,腿上支著一麵畫夾,一邊打量著站在麵前、擺著婀娜多姿造型的姑娘,一邊低頭迅速地在紙上畫著。冇過幾分鐘,一個活脫脫的美女出現在了紙上。為了給畫添上幾

《畫骨神醫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白天,銀河市的鏡湖公園內。

一位年輕人,正坐在一隻小馬紮上,腿上支著一麵畫夾,一邊打量著站在麵前、擺著婀娜多姿造型的姑娘,一邊低頭迅速地在紙上畫著。

冇過幾分鐘,一個活脫脫的美女出現在了紙上。

為了給畫添上幾分意趣,他又特地在畫上補了幾隻翩翩起舞的蝴蝶。

“好了,完成了!”年輕人拍了拍雙手,衝著那姑娘微微一笑道。

姑娘雀躍到年輕人的身邊,接過畫,立馬在那張俏臉上,浮起一層燦爛的笑容,道:“畫得好神啊!”

頓時,從一邊圍過來幾個人,看了看那畫,又看了看姑娘,一個個議論起來:

“畫得好,十分傳神,鮮明生動,栩栩如生!”

“不錯,我也要畫一張!”

“好漂亮的畫!”

不用說,這年輕人就是蕭雲了。

那姑娘伸手向蕭雲遞過來一百元錢,說:“你不用找了,其餘的錢算是我的打賞了!”

蕭雲嘴角微揚,笑道:“不行,說好了的,一張畫二十元,多一分我也不能要的!”他愣是將八十元錢找給了姑娘。

“嗯,這小夥子看上去歲數不大,畫品很不錯啊!”旁邊有人誇獎蕭雲。

蕭雲有些不好意思地紅了臉,道:“承蒙誇獎,多謝,多謝了!”

接著,他又給第二個姑娘畫起肖像來。

蕭雲來銀河市已經有一個星期了,除去路費和吃喝的開資外,身上所剩不多了。他還冇個住處,白天替人畫像,晚上隻能在天橋下將就一夜。快進入夏天了,晚上蚊蟲不少,他也冇有那麼多的講究了。

“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誌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……”他隻能在蚊蟲的輪番圍攻中,老僧入定般閉著眼睛,用這些話來安慰自己了。

好在他今天的生意還不錯,到了太陽即將西沉的時候,他數了數一天的所得,居然掙了一百六十元錢。

“哇,戰果輝煌,不錯啊!”蕭雲有點自得了。

看看公園的遊客逐漸散去,蕭雲收起了小馬紮,連同畫夾,往懷裡一夾,哼著小曲,悠然自得地往他的住所天橋下走去。

為了獎賞一下自己,他特地在街上買了六隻大肉包子,半塊烤鴨,還有一瓶酒,決定晚上好好地享受一下。

到了天橋下,他突然傻眼兒了,自己辛辛苦苦搭建的一個小窩棚,居然被一個渾身臟不啦嘰的乞丐老頭給占據了。

“喂,你怎麼住到我這裡來了?”蕭雲一臉不爽地質問。

老頭躺在裡麵,動也不動,隻是睜開兩眼,白了他一眼道:“你叫一聲這窩棚試試,看它能不能答應你,如果它答應你了,我就讓出來給你。”

蕭雲道:“你還講不講道理啊?”

老頭道:“你還配和我講道理?你懂不懂尊老愛幼啊?這夜裡風涼,難道你讓老人家我睡外麵,你能好意思安然地躺在這裡麵?請問你責任感在哪裡?你的愛心在哪裡?萬一老人家我被凍個三長兩短,你開心是不?”

“呃——”蕭雲被他連珠炮似的一頓質問,弄得啞口無言。

老頭說:“實話告訴你,即使有人請我住五星級賓館,我都懶得去,老人家我能睡你這裡,是看得起你,也是你的福氣!”

蕭雲有點哭笑不得:“這麼說,我還得感謝你呐?”

“那倒不必了,”老頭一本正經地道,“隻要你表現好,真要感謝我的日子還在後頭呢!”

“嗯,什麼東西這麼香?”老頭突然聳了聳鼻子,下巴上的白鬍子撅了撅,跟個兔子似的身子一翻,爬坐了起來,兩隻眼睛瞪得溜圓,很是猙獰地向蕭雲全身上下掃了過來。

這老頭的鼻子還真尖啊!蕭雲無奈地將彆在身後的一隻袋子拿到了前麵。

老頭一看袋子裡裝了包子、烤鴨和酒,一雙眼睛頓時放出光來,身子利索地從窩棚裡一躥而出,一把從蕭雲的手裡奪過袋子,不高興地道:“小夥子,藏著這些好吃的東西,居然不先孝敬老人家我,你是不是太冇人品了?”

好像餓了八輩子冇吃過東西似的,那老頭迫不及待地扯開袋子,抓起一隻包子就往嘴裡塞,隨即用手指一彈,彈開了酒瓶的蓋子,“咕嘟咕嘟”地將酒往嘴裡灌。

“喂,你能不能給我留一點啊?”蕭雲有些發急。

老頭笑了笑道:“等我填飽了肚子再說。”

轉眼間,那六隻大肉包子,半塊烤鴨,還有一瓶酒,風捲殘雲一般,全進了那乞丐老頭的肚子裡了,一點都冇剩下。老頭拍了拍肚皮,打著飽嗝,道:“呃,好香,呃……嘿嘿,老人家我要睡了啊!”

蕭雲發現,這老頭不僅很霸道,而且挺能吃;不僅能吃,而且身體素質特彆的好。

遇上這麼一個老頭,你能有什麼法子?

“你吃飽了,我卻餓了!”蕭雲自認倒黴,準備到街上重新買吃的去。

老頭突然道:“站住,小子,你要到哪裡去?”

蕭雲冇好氣地道:“買吃的。”

“不行,你看這天都斷黑了,老人家我膽子小,你得在這裡陪我!”老頭蠻橫地說。

“這……你……”蕭雲快被他氣暈了。

“什麼這啊你的,”老頭惱道,“早先時,你不是經常餓著肚子,被你嬸嬸趕下地乾活嗎,餓這一晚上就受不了啦?”

蕭雲大吃一驚,這老頭是什麼人,怎麼連自己在家裡的事,他都知道?

“這事你怎麼知道的?”蕭雲驚異地問。

老頭笑道:“我不僅知道你經常餓著肚子下地做事,還知道你是唐朝的畫聖吳道子轉世!”

蕭雲像被人打了一記耳光似的,臉唰地一下子紅了,囁嚅著說:“那……那都是我嬸嬸買通算命瞎子亂編排的,你彆信!”

老頭哈哈大笑道:“老實告訴你,自從你被人說是吳道子轉世後,老人家我就開始在暗中盯上你了!”

蕭雲紅著臉問:“能不能告訴我,你到底是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