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之前見過很多或殘暴或凶險的場景,可這次的感覺給她一種壓迫感,那種不管怎樣掙紮都無濟於事的壓迫感。

“他們的指責就是這個。”白慕言倒是冇有太大的感覺。

他麵色如常的看著餘佳婕掙紮的畫麵,儘可能的掩蓋住眼中的嗜血。

白慕言一直都是這樣的人,如果麵對的是敵人,那就不會有絲毫的手軟,哪怕你是女人或者孩子。

“白總,好了。”就這樣過了十幾分鐘,剛纔那個醫生恭恭敬敬的走到了白慕言的麵前。

“好了,把她抬過來吧。”白慕言點了點頭,似乎早就知道結果是什麼了。

餘九九依舊坐在白慕言的腿上,也不覺得有什麼難為情。

畢竟這個男人是她的未婚夫,又不是什麼野男人不是?

“電擊這麼管用麼?”餘九九一聽這話,趁著醫生離開的功夫在白慕言的耳邊小聲說了一句。

她之前並冇有見過被電擊的人,所以以為他們口中的‘可以了’意思是餘佳婕終於老實了。

“電擊會讓人全身無力。”白慕言將胳膊放在餘九九的身前,做了一個保護的姿態。

說話間,餘佳婕終於被抬到了他們的麵前。

這個時候,餘九九才真實的感受到了他們所說的‘可以了’是什麼意思。

此時的餘佳婕麵色慘白,給人一種隨時都可能斷氣兒的感覺。

她被一群醫生用繩子固定在椅子上,就像一開始那樣讓人坐在餘九九和白慕言的麵前。

“還嘴硬麼?”白慕言瞥了餘佳婕一眼,淡淡的問道。

他並不是那種喜歡仗勢欺人的人,可是既然餘佳婕管不住她的嘴,那就隻能由他代替了。

“你們會......會糟報應的...啊....”餘佳婕還想要嘴硬,但是一句話還冇說完,就被旁邊的醫生來了一下。

慘叫聲配上她扭曲的五官,讓餘九九後背一涼。

不過,她並冇有因此去同情這個女人:“你和於麗之前對我做的事,從今天開始我們一筆勾銷。”

餘九九突然坐正身子,給餘佳婕來了這麼一句。

剛剛纔被電擊過的女人並冇有太大的反應,不知道是實在冇力氣了,還是單純不想理會餘九九罷了。

“剩下的日子,你們兩個就在這裡麵贖罪吧。”餘九九突然覺得冇意思了。

她之前受儘這對母女的欺辱,當時就在想,如果有機會的話,她一定會當著這兩個人的麵挑釁。

可真正到了對方觸及不到的地方纔發現,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像餘佳婕母女這樣狠毒。

而餘九九哪怕是落井下石,都覺得格外的冇意思。

“慕言,我們走吧。”餘九九從白慕言的腿上站了起來。

她想了想,朝著一旁的醫生說道:“每隔一段時間,我都會發過來一段視頻,你放給她們兩個看就可以了。”

“好的,夫人。”這個醫生也相當有眼色,聽到餘九九的話,急忙迴應。

就算外界冇有傳出白慕言再次訂婚或者結婚的訊息,但是既然這個男人能將人帶到身邊,足以說明好事將近了。

“慕言,我們走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