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奇不解。

大白虎低吼一雙,抬頭示意。

陳奇也循聲看去,這才明白大白虎的意思。

原來,此時已經到了正午十分,溶洞頂部的小口上,筆直的射下來一道陽光。

這道陽光,精準的投射在那石台上。

那朵蓮花,沐浴在陽光之下,緩緩綻開。

天羅仙蓮成熟了!

一股濃鬱的藥香味緩緩散發出來,陳奇看了看大白虎,大白虎點點頭,嘴裡發出一句低吼。

陳奇立刻明白,它的意思是讓自己去采摘!

“這大白虎如此通人性?知道我救了它,救了它的孩子,居然願意把這寶貝拱手讓人?”

陳奇先是一驚,旋即狂喜。

冇想到被酒道人追殺,還有這等奇遇!

他冇有推讓什麼,因為這天羅仙蓮成熟期極短,一旦那束陽光射偏,這天羅仙蓮立刻就會枯萎。

而再想要等到下一次成熟,那就是一甲子,也就是六十年以後的事情了。

陳奇激動的摘下天羅仙蓮,隨著花瓣的搖曳,一股沁人心脾的藥香味,立刻飄散開來。

就連大白虎聞到這股味道,身上的傷都立刻好了大半,足以見這仙蓮的厲害。

“我也不能平白得你這麼大的好處,這蓮花我要了,蓮葉就分給你的孩子們吧。”

這份禮物實在太過珍貴,陳奇也有些不好意思。

便摘了蓮花,將其他部分取下,分作四份,給那些小傢夥吞服了。

天羅仙蓮渾身都是寶,不過藥效最佳的還是花瓣和蓮台。

但即便是如此,那蓮葉也是不可多得的寶貝,雖然不如蓮花那般神奇,但也足夠讓那幾個小傢夥修為提升一個台階。

“吼。”

大白虎低吼一聲,是對陳奇表示感謝。

陳奇一邊擼著小傢夥,一邊笑了笑說道:“這是你拿命守護的東西,最後被我得了好處,我應該感謝你纔對。”

大白虎人性化的翻了翻白眼,鼻子裡哼了一聲。

陳奇撇嘴,看來這大貓還真就聽得懂人話。

等等……它聽得懂人話!

陳奇猛地坐了起來,挺直了身子。

他眼中精芒閃爍,立刻俯身對大白虎說:“虎哥,小弟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……”

……

酒道人轟開溶洞入口的巨石,深入溶洞,一路追殺陳奇血跡。

“這小畜生,居然分了十幾道氣息出來,想要迷惑我!”

他被其中一道血跡引入一條死衚衕,看到因法力耗儘倒在地上,變回成石頭的小人,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上了陳奇的當!

“哼,任你狡兔三窟,也休想逃過我的手心!”

酒道人回頭走去,嘴裡罵罵咧咧。

而不多時,他就聽到了一聲咆哮,從遠處傳來。

他心頭一震,立刻止步不前,一雙三角眼滴溜溜的轉了兩圈。

“此間乃是妖靈穀深處,異獸強橫,如今我的靈力已經所剩不多,若是遇到金丹級彆的異獸,難免有一戰……”

“聽這一聲虎嘯,這隻異獸至少是金丹5重以上的修為……但按理來說,這種異獸不會輕易暴露。”

想到這裡,酒道人突然眉頭一挑,麵露獰色,

“想必是陳奇那小子,誤入深處,闖了那異獸的老巢!”

“好,我就去殺他個措手不及!把那臭小子宰了,再走也不遲!”

酒道人不再遲疑,沿著虎嘯傳來的方向迅速前進。

而越是往前,他對自己的判斷就越是自信。

一路上,他看到了好幾頭異獸的殘骸。

四周則有陳奇留下來的靈力氣息!

他心中愈發欣喜。

陳奇一路上遇到那些異獸,肯定是消耗了大量的靈力。

此消彼長之下,要拿下陳奇,就更是小事一樁了!

酒道人自信滿滿的飛遁而去,很快,就趕到了大白虎所棲息的巨大山洞之中。

“閻月靈虎?!”

見到那倒在血泊中,奄奄一息的大白虎,酒道人眼睛都直了。

“大的重傷瀕死,還有一窩小的?”

“哈哈哈哈哈,天助我也!”

陳奇不知道這白虎的來曆,酒道人卻十分清楚。

這閻月靈虎,乃是修士夢寐以求的靈獸,尤其是一些修行禦獸的宗門,更是將此物視為珍寶。

隨便抓一隻,都能從這些修士手裡換取大量的資源。

哪怕是賣給其他的門派,做一隻鎮派靈獸,那也是搶得頭破血流的存在。

活著的閻月靈虎是寶貝,死了也一樣價值連城。

虎皮可以煉製法衣,虎骨可以煉製丹藥,心肝脾肺腎各種內臟,就是生吞下去,也能延年益壽,提升修為!

這也難怪酒道人看到閻月靈虎的時候,眼睛裡都閃著光。

這哪是閻月靈虎,簡直就是行走的龐大資源!

“酒道人,是……是你!”

就在酒道人心中狂喜的時候,一旁血泊中,踉踉蹌蹌的站起來一個血人。

正是“一臉驚恐”的陳奇!

見到陳奇,酒道人更是喜不自勝。

“哈哈哈,雙喜臨門!”

酒道人仰天長笑,“鷸蚌相爭,漁翁得利!陳奇,你可真幫了我一個大忙!”

酒道人並不知此間發生了什麼。

隻以為是陳奇和閻月靈虎拚了個兩敗俱傷,自己正好趕來收尾撿便宜!

“你,你休想,我和你拚了!”

陳奇“目眥欲裂”,朝著酒道人打出一道黑光,緊接著轉身撒腿就跑。

“哼,我看你已如風中殘燭,如何逃得出我的掌心?”

麵對陳奇輕飄飄打來的黑管,酒道人隨手一拍化解,從中他更感受到了陳奇的虛弱。

這一道黑光,甚至都冇有幾分靈力在裡麵了!

這讓他更加篤定,陳奇依舊和閻月靈虎拚到山窮水儘的地步了!

酒道人拍散黑光,一個瞬間,就要擒住陳奇。

陳奇滿臉驚慌失措的抵抗,但還是被酒道人擒住雙手。

“哈哈哈,陳奇,我這就送你上路!”

酒道人勝券在握,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能得到陳奇的純陽真氣,以及一頭成年的閻月靈虎遺骸,和四隻幼獸,狂笑不止。

“是嗎?”

但就在他得意狂笑的時候,陳奇卻突然發難。

他雙手一擰,竟是反扣住了酒道人的一雙手。

接著,他嘴角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。-